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贵州江河行 | 秀美红水河 一江揽尽布依圣境

2023-06-02 18:40:52 1036

摘要:南盘江、北盘江,在丘陵和峡谷间,一路冲撞而下,在广西与贵州交界处汇合,有了新的名字——红水河,它一路向南,直奔大海。红水河,因流过红色贝砂岩层、河水红褐而得名。下游电站修建后,江水相对静止,泥沙沉积,满江碧绿。奇石、玉石,以及热带植物,是这...

南盘江、北盘江,在丘陵和峡谷间,一路冲撞而下,在广西与贵州交界处汇合,有了新的名字——红水河,它一路向南,直奔大海。

红水河,因流过红色贝砂岩层、河水红褐而得名。下游电站修建后,江水相对静止,泥沙沉积,满江碧绿。奇石、玉石,以及热带植物,是这里的显著标签。

红水河边的蔗香镇

作为珠江水系上游最重要的河流,红水河在贵州境内的流程很短,但它依然是贵州人南出国门的重要水上通道。

两岸多数布依族群众,无需翻译,就能听清泰国拳击赛的解说。红水河上,正在打通“北入长江,南下珠江”的“通江达海”大通道,也在努力建设通往东盟的快捷交通线路。

A

王母玉都

此前,在红水河边上,有人获得一块与和田玉同类同品质的上等玉石,据称重达180多斤。而这种玉矿,在当地储量极大,专家查资料也找不到准确的归类,最终取望谟谐音,命名“王母玉”。随后,打造“布依圣境·王母玉都”,成为望谟县的对外宣传用语。

红水河镇,罗天乐大桥横跨数百米江面。这座大桥,是贵州罗甸县、广西天峨县、乐业县共同出资修建,一边是贵州界牌,一边是广西界碑。

大桥下的简易棚屋里,30多岁的王家茂,向过往的人们推销奇石,还有精致的猫眼石。羊里,是红水河镇政府驻地。很久以前,这里是个渡口,连接贵州罗甸、广西天峨县,渡口边的寨子叫做“八羊寨”。这一带盛产石头,圆润亮丽、怪异别致,在奇石市场上有较高地位。

王家茂测量巨型猫眼石

历史上,八羊寨曾属广西岑氏土司管辖。明代,与播州土司齐名的岑氏土司,是广西百色地区最大的土司,其势力范围包括了洪水河边的望谟、罗甸。

岑氏土司为维持与朝廷的关系,不断通过兴盛于南宋的“市马之路”,向朝廷输送马匹,作为战马使用。这其中,包括在唐代就很有名的罗甸马。但不知道岑氏土司去朝廷朝贡时,是否带有奇石。

八羊,这个古老的寨子,如同上游望谟县的蔗香村、板陈村一样,2006年龙滩水电站下闸蓄水时,被淹没在水下百米深处。领到移民款的村民们,另谋生路——在两岸种植热带水果,养鱼和经营钓鱼棚。王家茂在八羊寨里长大,对于这个寨子充满感情。“这里的石头会唱歌。”他说。

玉质感极强的罗甸奇石,与红水河及其支流有关——滚滚江水,裹挟着上游峡谷的石块,在江中经千万年的翻滚、磨砺。

喜欢和石头打交道的王家茂,选择了在老家经营奇石。红水河镇,是各种奇石的主产区之一,品种丰富,有虎眼石、花斑玉、兰石棉、猫眼石等。因此,很早以前,这地方的人就学会了鉴赏石头。

王世昌,罗甸县委机关的一位干部,也是当地有名的文人,对于奇石有很大兴趣。偶尔下乡经过红水河,会走进王家茂的棚屋里,欣赏他的奇石,尤其是猫眼石。猫眼石,是金绿宝石中的一种,因其打磨后的产品,对光的反应如同猫眼睛而得名。

在罗甸县,有个人数众多的奇石收藏协会。能进入这个协会的,都是高手、玩家,他们对奇石品质的判断,直接影响到市场定价。会员们彼此熟络,好的石头,相互都能拿去把玩一阵。王家茂、王世昌,也是在协会中认识的。

数年前,罗甸县发现大规模和田玉矿的消息引起轰动。一时间,从世界各地蜂拥而至的收藏者、投资者,住满了县城的宾馆、酒店。而在沿江两岸,奇石、玉石交易,热闹非凡。据称,乡镇公路上,很多骑摩托车的人,或许就是拥有百万身家的低调寻宝人。

地质研究发现,在2亿多年前,红水河流域是一片汪洋大海。在这片海洋中,可能发生过和较大规模的地震,或者火山喷发,因此形成丰富的水晶石、猫眼石等。经历火山淬炼、江水磨砺的玉石,或许遍布红水河沿线。

这一行动,晚于罗甸县。这个县申报奇石之乡的材料显示,罗甸县境内,现有各类奇石馆1000多家,农民经营户5000多家,从业人员7000多人,2014年的交易额有9000多万元。

同时,还有投资超过10亿元的观赏石、宝玉石文化产业园,也正在建设中。观赏石、玉石之路,即将开启红水河流域的新篇章。

B

捕鱼者说

半个多小时过去,王小河放走小鱼,留下一斤以上的,估摸着够几家人吃一顿后,坐在河边抽烟,不再继续捕捞。“抓大放小,这是我们的规矩。”他说。

、雨后,绕着罗甸县城流过的大井河,水量骤增。红水河中的各种鱼,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这样激流,纷纷逆水而来。50多岁的村民王小河,带着一张渔网,从半坡上的家里出发,10分钟就到了河边。他准备趁河水浑浊,在靠近岸边的激流中,捕捞逆水而行的野生鱼。

王小河每一网下去,或多或少,都有收获。网中,除了桂鱼、翘嘴鱼,最多的还是罗非鱼。罗非鱼,并不是红水河中的原生鱼种。龙滩水电站下闸后,广西的渔民引进了它,在库区进行网箱养殖。从网箱里逃出来的罗非鱼,很快在整个红水河上游的支流中繁殖起来,数量惊人。

10多年前,王小河第一次在河里捕捞到这种鱼时,被它五颜六色的背鳍、尾鳍吓住。以前,他从没见过这种鱼,不知是否能食用,还让儿子拿去向老师请教。

在过去的几年里,王小河和妻子在家种早熟蔬菜,一年有4万多元收入,把2个儿子送进大学。现在,他让妻子种菜,自己在6月至10月这段时间,每晚戴着头灯,去附近的火龙果种植基地,为晚上开花的火龙果授粉,每天工资150至200元。

火龙果,是红水河沿线大量种植的热带水果。其中,罗甸县有6万多亩,望谟县有5万多亩。但这还无法满足市场——全国市场上的火龙果,约有90%是来自东南亚国家。

罗甸县火龙果基地

因为上夜班,王小河白天就有了空闲,他隔三岔五,背着渔网下河捕鱼。“河里鱼多得很,想吃了就去网几条。”他说,这是他从父亲那里学过来的习惯,而父亲又是从爷爷那里学到的。

在望谟县蔗香镇蔗香村,一边种火龙果、芒果,一边经营钓鱼棚的农户韦思国说,罗非鱼,都快成红水河的新标签了。“租棚钓鱼的人,几天下来,有的能钓好几百斤鱼,多数都是罗非鱼。”他说。而在全国的多个钓鱼网站上,“去红水河钓罗非”,是很多钓友发出的号召。

事实上,在电站下闸蓄水前,红水河中最好的鱼,是一种名叫芝麻剑(学名斑鱯,极其珍贵的淡水鱼,因身上有芝麻状斑点而得名)的野生鱼,肉质细腻,市场价格能卖到每斤80元。不过,王小河已快10年没有捕到这种鱼了。

“去年,有人在大井河捕到一条,就成了新闻。”他说,这条一斤多重的芝麻剑鱼,被重新放回河中。

水产专家认为,芝麻剑在红水河中越来越少见,并不完全因捕捞,而是电站的原因。“芝麻剑喜欢在浅水、激流中生活。”他说,但库区水深百米,相对静止,自然不适合其生存。

调查发现,最近几年中,被捕捞到的芝麻剑鱼,大多是在红水河的支流上。这些地方,受尾水影响不大,还基本保持着自然河流的模样。“这些自然河流,将是一些本土鱼种的最后避难场所。”水产专家说。

C

洪水出山

在望谟县、罗甸县,很多外来者纠结布依语生涩难懂,需要翻译才能完成交流时,当地人则开玩笑称,“学会布依话,游遍东南亚”。其实“游遍东南亚”,不是一句停留在口头的玩笑话。眼下,贵州正在努力打通通江达海、连接东盟的大通道。

电影《泰拳》,是前几年很流行的电影。望谟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韦章华,在网上看过不止一次,而且是反复回放、认真观看。像这样看《泰拳》的人,在红水河边还有不少。

这部电影吸引韦章华等人的,是里面的泰语。此前,有人发现,剧中泰语演员的发音,他们似乎都能听懂。比如,“吃饭”、“你”等,还有“1,2,3”、“开始”等。

其实,受聘于罗甸县红水河镇,在红水河上开公务船的布依族村民青年小秦,之前就已发现,泰语与布依族的语言有很多相似之处。

不到30岁的小秦,跟城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也喜欢看体育节目,包括从网上下载泰拳比赛。每次看泰拳比赛的视频,他不会眼睛死盯着屏幕下方的字幕。

“就像我们江对面的壮族邻居,无需翻译,也能听懂一半。”他说。

开公务船的小秦说,他能听懂泰语

据称,此前有泰国的学术交流团队到红水河流域考察时,也惊讶地发现,他们用泰国官方语言与布依族群众交流时,这些群众竟也能听懂,尤其是关于生活用品、农产品方面的词汇。

作为县里知名的文化人,王世昌曾研究过布依族群众为何能听懂泰语。他认为,这与民族迁徙有很大关联。

据称,布依族起源于中国古代的濮族,这是中国南方一个很大的族系。后来,在与楚人的战争中失败,被迫迁往贵州、云南一带,与百越民族融合成为“濮越”民族。

尽管,在后来的历史中,布依族没有再经历过大起大落的迁徙,但因自然灾害和战争,仍有小规模的迁徙、流动。连通大海的红水河,成为部分布依族先民远足的通道,他们到达了泰国等东南亚国家。

多年前,有人通过染色体分析发现,生活在贵州的布依族人,与东南亚国家某些民族人群,存在一定的亲缘关系。不仅如此,他们之间的语言,也都起源于汉藏语系。

王世昌认为,与南、北盘江相连的红水河流域,是布依族的中心居住地之一。交通不便,这里很多的村寨,还保持着很古老的生活习惯,包括他们民族特有的语言。“完整传承本族文化的布依族人,能听懂泰语,因此也就不奇怪了。”他说。

从地图上看,无论是从望谟县蔗香镇,还是罗甸县的红水河镇出发,沿着水路过广西,前往广州,它们的距离都不足1400公里,相对高速公路的里程,少了一半。

“无疑,这是贵州融入珠三角经济区,通江达海的最优线路。”王世昌说,这对于红水河沿线,需要通过大宗运输的矿产资源、石料来说,成本也是最低廉的。

望谟、罗甸两县,都围绕着这条水上大动脉展开竞争。在罗甸县,除了可以直入县城的罗甸港,还在红水河镇境内规划了罗妥港,并围绕这个港口,规划临港经济开发区。

而上游数十公里的蔗香镇,同样有一个远景目标为年吞吐3000万吨货物的国际大港,还连通多条高速公路。它的优势在于,处于南、北盘江的交汇处,能快速承接来自这两条江的大宗物资,并通过规划中的沿江产业路,向陆上转运。

“或许,在港口上与东南亚打交道,我们真不需要翻译。”韦章华半开玩笑说。望谟、罗甸两县人民的通江达海梦,似乎有并不只在珠江和东南亚地区。在地图上,他们又找到一条融入长江经济带的水上线路——通过红水河,进入西江后,在广西梧州转向北上,直入长江。

但,这一切,都要等待下游的龙滩水电站升船设施建成。

■文/图 本报记者 黄黔华

■视觉设计/徐其飞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