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广西花山岩画与红水河文化石,可实锤商以前的中华文明史

2023-06-02 12:42:44 1181

摘要:笔者之前提到过,民间收藏文物中,上古诸多文明的符号经常同时出现在同一地带的文物上。比如红山曾出现过古埃及文明、古华夏文明、古玛雅文明等的符号,而官方挖掘的三星堆也曾出土过法老的权杖。更有甚者,在同一件文物上同时出现两种文明的符号,这种情况也...

笔者之前提到过,民间收藏文物中,上古诸多文明的符号经常同时出现在同一地带的文物上。比如红山曾出现过古埃及文明、古华夏文明、古玛雅文明等的符号,而官方挖掘的三星堆也曾出土过法老的权杖。更有甚者,在同一件文物上同时出现两种文明的符号,这种情况也不少。这给文明的溯源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于是有一些国外学者宣称中华文明是自埃及迁徙而来。

基于上述出土文物实际情况,笔者觉得,尤为重要的是那些与摩崖石刻、岩画一致的符号的文物。文物上的符号如果同时被铭刻于山上、洞窟中,则可确知其属于当时曾经栖息在这片土地的居民。无论你相信是大洪水、大陆漂移,抑或水陆交通带来了这些文物,都不可能把一座山搬过来雕刻。

那么,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某文明故意把外来品上的文明符号雕刻在自己的山上或是洞中呢?这种可能不是不存在。但是国际考古界基本上并不认可这种思路,还是把当地的摩崖石刻等同于本地文化。从人类惯来更看重展示和保存本种族文化的心理出发,以及石刻大多仅出现单一文化特征也可以佐证。

因此,可以与摩崖石刻互相佐证的那部分文物,对我们显得尤为重要,它们必然诞生于华夏大地,是中华文明源头的一个分支,而非舶来品。

笔者由于孤陋寡闻,暂未查到红山、良渚、三星堆等文明曾发现可以相互印证的商以前的摩崖石刻,仅查到一些唐宋时期的佛造型。故觉得广西花山岩画,及带有花山岩画符号的红水河文化石的存在,其重要性日益凸显。之前的文章也提到过,红水河文化石几乎每一块背面都有文字,从文字的演变规律,可以看得出红水河文化石跨越了较为漫长的地质时期。如果详细研究这些文字背后的规律,还可看出它从若干种尚无法解读的蚯蚓文字,逐渐过渡到半蚯蚓文半甲骨,乃至最终形成并停留在大篆变体阶段的规律。如果我们集齐了红水河文化石的绝大部分,依靠古文字专家的研究工作,就可以大体推断出不同文明特征出现的大致历史时期。

广西花山岩画,和与之相对应的红水河文化石,共同见证商以前的中华文明客观存在。

如下是广西花山岩画:

广西花山岩画 背着钥匙起舞的小人是其典型文化符号

如下是笔者找到的一些带有对应符号的红水河文化石,专门选取了文字从属于不同时期的几块。由于时间久远,而民间文物又极度分散,所以没有集齐整个文字演变全过程的图片,只能留待日后有更多的机构和个人加入到研究队伍当中来。

红水河文化石1 正面

红水河文化石1 背面

红水河文化石2 正面

红水河文化石2 背面

红水河文化石3 正面

红水河文化石3 背面

红水河文化石4 正面

红水河文化石4 背面

更为幸运的是,背面是同一时期同一种文字的石头,正面常会出现红山、良渚、三星堆等诸文明的符号。这就形成了证据链条,可以从另一个侧面证实这些文明从属于华夏文明。而古文字方面的研究成果,未来若与科技测年相结合,证实了出土物的地质年代,则中华文明是舶来品的论点便不攻自破。

如下这些,是花山岩画符号,过渡到姓氏图腾文字:

红水河文化石5

如下这块,图案与红山出土的太阳神形象之一吻合,头顶带有姓氏图腾,两边有疑似DNA双螺旋结构(不要忘记,西方学者发现DNA,是受到伏羲女娲图的启发):

红水河文化石6 正面

红水河文化石6 背面

红山文化太阳神,现藏黑龙江红辽古玉博物馆

对于大量信息已散佚的久远文明及文物,西方学者大多也是采用科学推理的方法来尝试做出一些解释。因此,对于上古文明,我们也同样不需持有非得科技手段(科技手段又仅限于碳14+热释光)实锤,否则就一定是虚构文明史的偏见,那是某些人强加给我们的强盗逻辑。对于上古文明,凡可以借助《山海经》一类神话、或是《竹书纪年》等史籍来启发我们思考的手段,完全可以纳入考古研究体系当中。只需在课题组分清已经科技检测证实的部分、古文字学推演的部分、科学假设和推理的部分就可以。

跨年代、跨地层、跨文明的文物,大量集中在若干个遗址问世,最大可能性是史前大洪水的冲刷和沉降。如果《山海经》和诸文明传说中都出现过的史前大洪水是真实的(其实通过有机物测年也不排除证实大洪水存在的可能性。在中国的历史文献中,商前有夏,夏前有禹,也有网友指出,大禹治水的故事中洪水之大,绝无可能只是黄河泛滥,而是更大范围的世界级大洪水的尾声),那么,《山海经》中的描述的史前核战争,印度史诗中记载的核爆,有没有可能?如果曾经存在过,其辐射成分、影响范围、辐射强度等,我们是否还有可能测得?这些辐射效应,会不会导致碳14测年法在局地或局部时间段的测量结果不准确?这些都是未知之数。

相比之下,古人的考古工作,主要是倚重文字,所以称为金石学。在没有现代科技手段的年份,对文字的研究确实在考古学中承担起了重任。文字的演变历程虽然没法直接给我们提供确切的年份,但却可起到两大重要作用:(1)定古:文字有其自身的产生、发展、演化、融合,和成熟的规律,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也很难仿造。仿造者至多可以把某种已成型的文字随意扭曲乱写,却无法编造出完整的、具有科学规律的文字演变系统;(2)断代:文字可以为我们大致划分不同的历史时期。一旦我们识别出了上古文字与甲骨文的结合体,及其向篆书演变的过程。无甲骨文和篆书印记的更早期上古文字,则必然早于商。那我们不依赖科技手段,也可对许多文物进行大致的年代划分。

如下是对碳14测年法的西方学者的一些质疑之声,转载自网络:

曼宁是康奈尔大学的教授,同时也是康奈尔树轮实验室的主任,他曾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关于在南部黎凡特考古活动中观察到的波动碳氢化合物偏移及其对考古年表影响的讨论》,且是文章的第一作者。

现代化之前的放射性碳年代学,是依靠标准化的南北半球校准曲线获得有机材料的年代表。这些标准校准曲线是假定在任何给定时间,放射性碳水平在每个半球的任何地方都是相似且稳定的。

而康奈尔大学的团队则质疑这种假设。

“我们试图测试放射性碳年代测定的年代是否可靠。”曼宁说,“我们从过去50年的大气测量得知,放射性碳水平在一年中有所不同,同时也知道一些植物通常会在不同的时期出现在北半球的不同地区。因此,我们想知道与有机材料测年有关的放射性碳水平是否也会因不同地区而产生差异,以及这是否会影响考古测年结果。”

研究团队测量了一系列约旦南部乔木年轮的碳14,并通过已有的校准序列,得出其年代约为公元1610至1940之间。然而通过测量在黎凡特南部生长的同时代植物材料,显示它们的放射性碳年龄和约旦的乔木年轮相比,平均偏移量约为19年。

曼宁指出,“约旦和以色列铁器时代早期和圣经年代学的研究者正在使用放射性碳测定分析复杂的项目,他们甚至通过这些研究提出了一些非常精确的结论,而这些结论已经成为历史时间表。但我们的工作表明,这些基本依据是错误的——他们使用的校准曲线对于这个区域来讲并不准确。”

研究者们将他们观察到的结果对应到之前的碳元素年代表之后发现,即使很小的偏移量,也会对如今的考古、历史和古气候研究造成重大的影响。

“学者们对于时间都非常敏感,因为时间的确定很难,跨度很大,十几年到上百年的跨度都很难确定,然而时间对于历史来说又十分重要,所以学者们常常会对时间年表产生争论。然而,他们争论的基础……或许不太准确,因为他们使用的碳元素测定就可能有误差。”曼宁说。

另外两篇笔者所写相关联的文章:

(1)广西红水河文化石,藏着诸多匪夷所思的信息 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70315718029574690/

(2)机雕、手雕、沥线工艺的区别 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70669626560053795/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