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广西红水河文化石板,实证花山岩画符号不止2000年

2023-06-02 12:44:08 1160

摘要:近日看到一篇文章,提到了广西的文物保护工作取得的成果。看到家乡文物建设有重大成果,自然是欣喜的。其中提到申遗成功的左江花山岩画战国至东汉时期中国南方壮族先民骆越人群体祭祀遗留下来的遗迹,笔者觉得或许有待商榷。如果有碳14的测年结果,或许是拿...

近日看到一篇文章,提到了广西的文物保护工作取得的成果。看到家乡文物建设有重大成果,自然是欣喜的。

其中提到申遗成功的左江花山岩画战国至东汉时期中国南方壮族先民骆越人群体祭祀遗留下来的遗迹,笔者觉得或许有待商榷。如果有碳14的测年结果,或许是拿此岩画上附着的有机物进行检测?取样是否准确呢?即便此处的岩画只有2000多年的历史,其上的符号,从红水河石板观之,以文字学的角度,至少在商以前是可以确定的。

留意下面这个背着钥匙做跳舞状的小人(有人跟我说是剑,因为在很多石板上出锋处是犀利的,但我还是觉得那个圆环像使他更像钥匙,以后姑且称“钥匙人”),它就是本篇的主角。笔者之前写过一篇红水河石板的文章,提到了这个岩画,但没有展开。本篇就来聊聊主角在红水河石板上此符号的各种呈现。

首先说一下,这群小人的姿势都很特别,双手高举,双腿叉开,看着很像起舞,但也不排除是在狩猎+归来后的祭祀活动。因为再下一幅有牛羊等被宰之物。我们现在暂不考虑他们在干什么。但是这个符号的特征非常清晰,容易辨认,不会跟其他的“人类”形象混淆。

如下:有动物参与的场景:

红水河石板上有很多“人形”符号,但其上有花山岩画的只是一小部分。说明,这个符号具有特殊含义,不是泛指人类,而且,往往都是在一大群做着这个动作的小人中,只有一个或者几个人,腰上背着钥匙,居于领导者的地位,还有不少是类似上面这幅,立于动物身上。我们看看下面这几块石板,就知道它们是特殊符号,如下是一些带有埃及图腾的红水河石板上的其他人形图案,没有一个此类钥匙人:

为什么说花山岩画的钥匙人简单定位在战国至东汉不准确呢(但花山岩画如果测年结果出现在这个时期是有可能的)?因为从红水河所有已出水的石板看,最晚期文字是大篆(与已知大篆有些字形存在差异),没有见到隶、楷、行、草等后世体例。当然如果日后官方保护起来深度挖掘,有无可能出现在这些字体不好说,仅从目前情况看,时间轴的下线截止于战国。那么上线呢?我认为上溯到“上五千年文明”,它跨越了一个漫长的历史周期。不是众所周知,也不是广西人都知道,就是一小部分研究这个文化的人知道骆越古国的版图是包含左江花山和红水河的,所以我们可以视左江岩画和红水河文化石板处于同一个文化体系内的(目前也没发现什么反面证据)。

笔者之前曾经聊到大洪水,大洪水全球的考古学证据有不少,但迄今为止世界人民并没有把这些证据串联起来去推敲,所以只能理解为一个又一个局部洪水的证据。但是横向切割关联,会发现这些考古学证据在全球的时间点是很接近的。比如《圣经》里记载的挪亚洪水与大禹治水大致是同一时期的。而2016年,地质学家吴庆龙在美国《科学》上发文——《公元前1920年的洪水爆发为中国传说中的大洪水和夏朝的存在提供依据》,论证了喇家遗址的大洪水,开启了夏朝。通过对喇家遗址中被埋幼年人骨进行碳14年代测定发现,喇家遗址遭到灾难的时间是在公元前1920年左右。换言之,开启夏朝的大洪水,应该就在距今3920年左右。《淮南子》等古籍也记载了这次滔天巨浪。

如果全球大洪水真实存在,那么,很多文物从别的地方被冲刷出来,在世界上打散,而水退后在一些地区沉积,这是非常有可能的。这些堆积的文物必然呈现出“突然来到这里、没有任何文明使用的痕迹过、好像天上掉下来”的特征。所以,笔者之前提到了,那些山川断崖是搬不走的,可以作为本民族文化特征的实证证据的起点。花山岩画就是这样的一处神奇的存在。全国现在已问世的岩画壁画类,达到如此久远的年代的,可谓凤毛麟角。

有人跟我争辩说,青铜器一类的东西在大洪水里必然是下沉的,那么重。那是因为对大洪水缺乏常识。笔者曾经生活过的城市柳州三天两头发洪水,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是因为接连7昼夜下暴雨一秒不停。那次的洪水大到什么地步呢?现在很多驴友知道柳州是桥梁博物馆,桥很多的,在笔者小时候,只有四座桥,当时的一桥桥墩已全被洪水淹没,整个桥摇摇欲坠,全市人民都在担忧如果洪水继续肆虐,把桥冲塌,下游要杯具了。当时还有一座铁桥,建立年代最早,所以最不安全,为了让这座桥稳固,部队上当时派了很多士兵过去把铁桥上的木板隔块抽掉,从而减轻整个桥的重量,且让洪峰可以从这些缝隙中流过,来降低垮塌的风险。当时有个小兵迷糊了,回身走的时候,忘了身后的一块木板已被自己抽掉,一脚踏空,瞬间被巨浪裹挟而去。

请问跟这么大的一座跨江大桥相比,那点青铜器的重量算什么?大桥在滔天巨浪前都好像一根铁棍般摇摇欲坠,青铜器最多能算蚂蚁。当时柳州还只下了7天的雨,洪水就已经暴涨到了低洼地带的6-7楼,全城80%的地带被泡,只是高度有差异而已。《圣经》记载诺亚时的暴雨下了40昼夜,那时的建筑物还没这么高,如果40昼夜属实,把当时全球绝大部分城市淹没很轻松。如果说在土耳其亚拉腊山发现的方舟遗骸是在海拔4600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说回花山岩画和红水河文化石板。

需要再深究一下红水河文化石板的一个独有特征:绝大部分的红水河石板都是正面有图画,背面有文字的雕刻方式,而且全是阳文沥线工艺。只有很少一部分石板是正反两面都是图案的,有些正反面都在图案间隙处有少量文字,有些则无文字。这种沥线阳文图案+文字的文化石板,世界上其它文明未见(至少笔者未见)。

背面的文字存在多种字体,有些与甲骨文接近,有些与大篆接近,还有几种是与甲骨文和大篆完全不相干的成熟文字体系。这些成熟文字体系彼此之间也无关联,不可能读懂这种就能解读那种。由于史籍和出土文物都不支持在秦统一六国之后中国文字还有新的完全不同的文字体系诞生(“书同文”是一条法律,它要求所有中国版图内的所有人不能再创造和使用秦书八体以外的文字),而且红水河石板迄今为止出水之物未见战国之后物,所以只能往上推演。从商至战国的主流文字体系是甲骨文+大篆,虽然春秋战国有各种变体形式的篆书,但都是从属于这一文字体系的。目前未见其他文字体系出现。而红水河文化石上是有甲骨文+大篆的,所以笔者觉得这些成熟的文字体系,如果确证是本民族本文化的,唯一的可能性是属于上古文明,即上五千年。之前提到了唐代韦续著的《墨薮》,书中谈及商以前的上古文字字体是非常多样化的,还有一些其他的文献对这些上古文字做了进一步的推演。这个推断是有史籍支持的。这些石板具体的测年和文字学的深入研究,还有赖于将来。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性,是目前我们没法进一步实证,暂时只能搁置的:存在地外文明的造访,或者时空穿越技术,这些文字不属于这一世的人类文明。虫洞存在的可能性,已经被物理学家们用公式证明完了,只是我们现有的技术达不到而已,所以看起来很像科幻故事。笔者之前写过一篇文章论到红水河文化石板上有很多诡异的图案,从地外文明的造访、到五星出东方利中华、到埃及、苏美尔等古文明,还有唐宋时期的名画或者石刻的仿制品。姑且继续荒谬地推演一番,如果是未来人类穿越回来,在不同的时间节点看到了这些事并记录下来,则背面文字应该是未来人类使用的文字,所以不会出现甲骨文+大篆,更大可能性是楷、行、草。这几种文字都没有,即便是时空旅行者,也只能是上五千年的旅行者,或者地外文明。苏美尔神话、中国上古神话、玛雅文化、印加文化、《圣经》等,都讲述了上古时期地外文明的造访,及“神”(地外文明智慧生物)与“人”的关系和共处的经过。我们也大可不必谈“神”色变,玛雅的文化石板上也刻有“宇航员”的图案,萨拉曼卡大教堂也有“宇航员”雕像。我们对这些遗存传递的信息,有太多解读不了,但也没见西班牙人把大教堂当上周的拆了。

所以这是我们民族一小撮人的问题,凡是研究不清楚、理解不了的东西,要么不认之抵毁之甚至摧毁之,要么搞点假数据敷衍了事。学术精神、科学精神,首先贵在尊重事实,和承认自己的无知。“无知”,而后才能“有知”,乃至进一步研究得出“深知”。把“不知”的一概先打入地狱,来维护我的地位,这与我们民族从古至今的文化传统都是相悖的,跟西方严谨求实的学术精神也不沾边。

石板的正面图案和背面文字从痕迹上看,基本都可以确证是同期制作的(而不是文字后加或图案后加)。那么,有些正面相似的图案符号,背面文字体系迥异,可以理解为这些符号和图案上(它们都在讲故事,只是我们识别不了大部分的文字,暂时无法彻底解读)事实上跨越了不同的历史时期或地域而在中华大地上传讲。把所有红水河文化石板的年代圈在上五千年——战国,从文字学的角度,是比较合理的。红水河文化石板究竟是不是大洪水冲刷后沉积于这条河流呢?笔者觉得可能性不太大,因为有花山岩画伫立于此同证。但是这些石板到底是怎么制作的,又是怎么躲过肆虐的大洪水的,确是个谜。或者未来我们也会在其他地区发现零星的类似的文化石板,不排除是被洪水冲过去的。另外,背面的这些文字,从可以解读的部分看,有些跟正面图案内容相关,是正面内容的解读,有些则完全不沾边。所以从图案和文字的对应关系上看,并不一定是讲述同一的内容,由文字来对图案做补充。大量文字无法识读的石板,可能也会有类似特征。

写了这么多字,下面开始上图:

(1)第一块石板:正面是用钥匙人的符号做变造,形成族徽文字(或“姓氏图腾”)。相似形状的族徽文字曾出现在商代青铜器铭文上,这块石板则能看到钥匙人如何融入了文字形成的过程,所以它是商或更早时期的产物:

背面文字,是笔者疑为“仙人书”的那一类:唐韦续《墨薮》:“帝喾(kù)⾼⾟⽒以⼈纪事,作仙⼈形书,车器⾐服皆为之”。

这类正面族徽,背面文字的石板,还有不少。但是有钥匙人的不多,下面是另一块,背面文字是类似甲骨文的象形文字,形状略有不同。

(2)第二、三块石板:显示了钥匙人和地外文明的关联。石板上是不同于“仙人书”的另一种文字。笔者的推测是,不带钥匙的小人是指中华大地上的人族,带钥匙的是指带有“神”的血统的半人神在人世间的作为,离我们这个年代最近的是“五星出东方”系列。

这个理念不稀奇,不要把笔者当成迷信的“神棍”,上古时期的三皇五帝,在中国古代都被理解为半人半神的存在。只要提到上古时期,全世界各文明的文字记载,不说到神和半人半神的,没有。整个红水河文化石板体系,笔者理解,讲述的都是历朝历代这些还带有“神”族血统的人类(也就是伏羲女娲的后裔,很多人推测在苏美尔文明中伏羲女娲是恩基和宁玛,且上古文明史很可能是在一块统一的大陆上的统一的历史,统治者都是三皇五帝为代表的半人神,四散在各民族中的神话传说各有地域性差异,且当时的交通异常发达,“神”们既然可以在地外文明的母星和地球间往返,从埃及运点铸造青铜器的矿物材料到华夏,估计也没那么累。在上古文明史里争论人类起源是东方还是西方是十分荒唐可笑的,因为这些记载无一例外都认为起源于地外文明,东西方都在“神”和“半人神”的统一治理之下。但是现在国内外有些考古界人士不分上古文明和现代文明的区别,一概拿着上古文明的遗存,来宣扬夏商以来的中华文明是从埃及或者印度迁徙而来,即便不是阴谋也是过度看重所谓的科技结果,无视其它诸如人类文化学和文字学研究成果的一群狭隘分子。)

当然,诚恳地、就事论事地、讨论上古文明中的“神”和“半人神”的史籍记载,在现阶段还是很有可能被当成“神棍”迷信一类的存在,所以,总是要怀疑些什么才能找到存在感的诸位,姑且仅把这些石板当成大教堂上刻的“宇航员”之类的存在,留着给后来人解读吧,别非要把埃及起源论、印度起源论,或者上周论强塞给我们就好:

(3)第三块石板:这块石板展示了钥匙人和红山文化的“C龙”同框,侧面作证红山文化也是中华的。另外还有一些石板上,伏羲女娲和“C龙”同框,“C龙”属于中华文明应该没有什么异议。

上面的文字与大篆同体系,许多字形不同。另外还有一些“c龙”石板背面是另一种成熟文字(与“仙人书”和“飞碟书”也不相同),笔者附图如下。龙族,或者也属于“神”族血统的一个支派,了解《地球编年史》的人知道,苏美尔人的神话讲述的地外文明“神”族的降临,有十个文明的“神”。再看看红山文化的玉石雕作品,各种“神”的形象应有尽有,太阳神只是其中一种典型代表:

(4)第四块石板:钥匙人与“五星出东方利中华”的关系:

与篆书相似却略有不同的“中”字,右边被切掉的部分与篆书的“国”字同。

另一块与“五星出东方”主题有关的石板:背面是又一种文字吗?

(5)第五块石板:钥匙人与太极、八卦、外星飞碟的关系。

此飞碟把钥匙人、太阳、飞碟、太极、八卦放在一起而制作者本人并没有违和感,它们都是中华上古文明希望传承给后人的内容。

下面这篇文章中,有一位壮族网友提到了骆越“鸡占卜”与八卦、《易经》的关系,笔者对他的很多观点无法认同,但是他对用状语解读《山海经》和骆越文化,做出了一定的贡献:https://zhuanlan.zhihu.com/p/58201243

(6)钥匙人与飞碟上的文字:看得出来背面文字的一些收尾笔画与商时期的大篆类似,但是是另一种文字:

(7)第七块石板:钥匙人与星图(这几块很奇怪,都没有背钥匙):

(8)第八、九块石板:虽然没有钥匙人,但是有跟钥匙人同板的文字,正面图案是三星堆大立人和女娲补天:

还有之前笔者提到三星堆大立人戴面具的形象,特指伏羲女娲,下面这块石板的图片当时没找到,现在附图,其背面也是“五星出东方”题材:

这篇文章就到这里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